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新闻 > 延安时期是怎样学习的-中新网

  为何学:自我提高与党的事业需要

  刘少奇号召大家都要勤于读书学习,而他自己更是以身作则,带头学习、自觉学习,并且把读书作为一直坚持的一种习惯和信念。1939年底正是抗日战争十分危急的时期,刘少奇来到新四军江北指挥部。张爱萍回忆当时深夜曾去看望他,当他进屋时看到的是刘少奇正在微弱的烛光下认真地读书,在他阅读的书页上画了很多蓝的红的圈圈点点,有的上面还批了字,刘少奇这种时刻读书学习的精神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刘少奇也大力提倡党的理论学习,强调历史里边有普遍真理。他主张应该很好总结党的历史经验,并用这些经验来教育我们的干部和党员。只有这样,才能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才能维护我们党的队伍的统一和纪律,才能保证我们党经常的正确的领导,才能在今后领导中国革命到达胜利。刘少奇提出不仅要学习中国历史,也要学习西方的历史,这样可以更深刻读懂马列主义,更清楚认清形势。

  为了推进全党学习运动,延安时期成立了许多研究学习小组和研究会。这些研究小组和研究会定期分专题进行学术讨论,并承担起为干部教育培养教师以及编写教材的任务。由于学习方法得当、学习方式灵活,加之组织得力,通过这一阶段的学习,党员干部的政治思想觉悟和理论文化水平都有了明显的提高。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全党特别是领导干部的学习。延安时期,青春期必知的乳房发育知识_39健康网_女性,毛泽东、刘少奇、陈云等党的领导人以身作则,通过学习来提高本领,并逐渐建立起学习制度,形成了重视学习的优良传统,极大地推动了党内学习运动的深入开展,对于学习型政党的建设至今仍有借鉴意义。

  在毛泽东看来,如果没有革命理论,没有历史知识,没有对于实际运动的深刻的了解,要取得胜利是不可能的。1942年3月30日,毛泽东在中央学习组作《如何研究中共党史》报告时强调要“把问题当作一定历史条件下的历史过程去研究”,并把这种方法称之为“古今中外法”,要求我们不应当割断历史,应当给以总结,继承这一份珍贵的遗产。因此在延安时期向全党提出了研究历史的学习任务,尤其重视对中国近代史的学习研究,毛泽东领导的中央学习组对历史的学习首先是通读《六大以来》,然后是全面研究中共党史和中国革命史。

  怎样学:个人学习与集体学习相结合

  延安时期党的领导人热爱学习、善于学习,并对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学习的重要性认识非常深刻。毛泽东酷爱读书,在艰苦的战争环境下,只要一有机会便通过各种渠道搜集新近出版的马列著作,并设法找来认真阅读。他经常阅读的经典著作有《共产党宣言》《国家与革命》《反杜林论》等。根据在延安时期管过毛泽东图书的史敬棠回忆,毛泽东在延安时经常读列宁的《两个策略》和《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两部著作。从中央苏区出发,经过万里长征,他一直带着这两本书经常翻看,在书上作批注、写感受,并记住是第几遍阅读等信息。此外他还阅读了许多研究马克思主义的论著,并且都是伴随着深入思考中国实际问题而进行的。

  学什么:经典著作和中外历史

  学哲学可以提高理论认识水平,把哲学思想用于革命工作中,可以不断提升实际工作水平。在毛泽东的带动下,学习哲学一度成为了延安的风尚。各机关创立了哲学研究小组,小组以新哲学报告会和讨论会的形式开展哲学的研习活动。张闻天在中央宣传部成立的学习小组,由于中央办公厅、中央文委等机关党员的参加,后扩大至一百多人的学习集体。中央组织部也成立了一个学习小组,由陈云任组长,李富春任副组长。该组重点学习哲学,把《唯物史观》作为小组学习的教材,规定每天上午在九点之前是自学时间,每周组织一次集体讨论。同时,在延安的一些学者如和培元、艾思奇、吴亮平等还经常举办哲学演讲,演讲的内容包括军事辩证法、实际生活中的哲学问题、中外哲学史方面的知识、哲学方法等等。所有这些,大大激发了党员干部学习哲学的兴趣,大幅度提高了领导干部的理论水平和工作能力。

  二是严峻的国内外形势和社会矛盾的客观要求。抗日战争爆发后,中日之间的矛盾变得更为凸显。同时,中国社会固有的多种矛盾也更加尖锐。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与形势下,摆在中国共产党面前的是诸多事关中华民族生死存亡和中国革命前途的大问题:如何正确认识和对待民族斗争与阶级斗争、爱国主义与国际主义的关系,如何带领全国人民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等问题都需要党做出正确的分析和解答。因此,及时而又深入地推进学习活动,把马克思主义真正作为改造旧世界的科学世界观和方法论,使党更清晰、更客观地认识和分析中国革命的形势和实际问题,就成为当时党面临的迫切的任务之一。

  陈云十分重视开展学习活动,并积极组织党内的学习活动。陈云几乎每次都亲自主持小组学习会,开会前他会首先询问每个同志,问他们读了没有、读了几遍,有什么体会、有什么认识或问题,并且会针对于同志们提出的问题逐个给予详细的解答。散会前他还指定下星期的学习内容,学习小组除了自教自学、互教互学外,也会请辅导员来辅导,如请艾思奇讲哲学,王学文讲经济学,杨松、吴亮平讲科学社会主义理论等。当时的学习形式是以自主学习为主,每周集体讨论一次,学习的主要课程是马列主义基本理论和毛泽东的哲学思想。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李雪铭 【编辑:田博群】

  中共中央到达陕北后之所以由领导人带头在全党范围内积极开展学习运动,是面对新情况、新问题做出的战略选择。

  一是干部队伍的整体素质有待提高。面对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新形势新任务,不论是老干部还是新干部,工作中都有不同程度的不适应,党员干部的素质亟待提升。有的老干部革命意志坚定但缺乏必要的文化知识,“太平公主”为何越来越多?_39健康网_女性;有的干部革命热情高涨,但实际斗争经验欠缺,等等。为了提高全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水平,学习成为摆在全党面前的一项重要任务。

  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为从理论高度总结中国革命的经验教训,毛泽东开始专心研究哲学。他广泛阅读各类哲学书籍,认真汲取各种哲学流派的思想精华,把解决党的思想认识问题作为其哲学研究的出发点和着力点。陈云回忆说:“延安整风时期,毛泽东同志提倡学马列著作,特别是学哲学,对于全党的思想提高、认识统一,起了很大的作用。”

Power by DedeCms